• <strike id="na3fb"><dd id="na3fb"></dd></strike>
    <p id="na3fb"><th id="na3fb"></th></p>
    1. <blockquote id="na3fb"></blockquote>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政法文化 > 干警佳作 > 正文
      “感謝法官,這下阿拉屋里頭終于太平了!”
      2024-04-01    來源:上海市嘉定區人民法院    作者:    【打印本頁】    字體: [][ ][ ]
      分享至:
      2024-04-01

        “感謝法官,這下阿拉屋里頭(我家里)終于太平了!”

        這是調解協議簽好后,兩位老人對我說的話。他們緊緊攥著我的手,久久不肯放開。

        這一家子的矛盾,都要從八年前的那套房子說起。

        因房屋權屬埋下了矛盾的種子

        姚大爺和丁阿婆有兩個女兒,一個是姐姐大芳,還有一個是妹妹小敏,老兩口平時和大芳住在一起。原本,在兩位老人的維系下,一家人過得還挺和睦,逢年過節聚一聚、盡享天倫之樂。

        2003年,因大芳多年對父母的照顧,老兩口決定將名下的一套房屋贈與大芳,并在公證機構見證下簽署了一份《房屋贈與協議》。

        2015年,由于妹妹小敏家中突發變故導致困難,兩位老人給予了較多的經濟幫助,并且也希望在有生之年能更多地幫助小女兒。

        2016年,姐妹二人因為一套共同出資購買的房屋售賣問題產生矛盾,矛盾私下解決不成,姐妹二人第一次站上了法庭。自此,姐妹兩人的心中埋下了矛盾的種子。

        這幾年,一家人的相見都在法庭上

        從2016年到2023年8月,這家人反反復復地訴訟多達7次,每次都有新的糾紛在升起。2023年3月,一家人因一間共有房屋的分割糾紛鬧上法庭,經人民法院調解后,雙方達成協議:姚大爺和小敏需要在10月31日前支付大芳房屋折價款共計120萬元,大芳則需要配合父親和妹妹辦理房屋產權變更手續。

        然而糾紛還未停止,8月,老兩口又將大芳起訴到了人民法院,要求撤銷2003年雙方簽署的《房屋贈與協議》,將贈與大芳的房產收回。這次訴訟最直接的原因是3月調解的分割共有房屋案件在實際履行時,姚大爺和小敏遇到了資金困難,還剩下50萬元的折價款未支付給大芳,姚大爺便與大芳商議延期支付剩下的錢款,但大芳自覺委屈,不愿在付款周期上作出讓步。老兩口對大芳“寸步不讓”的態度感到心寒,一怒之下便有了這次訴訟。

        開庭當天,妹妹小敏陪同老兩口來出庭。作為被告的大芳,在庭上看到自己的妹妹和父母一起出庭時,情緒突然變得異常激動。

        憑借多年的辦案經驗,我知道,在法庭上唇槍舌劍對家庭關系的修復沒有任何好處。

        我走到了妹妹小敏身邊,拍了拍她的肩膀,示意她和我出來一下,并對她說道:“這個案子主要是涉及到你父母和姐姐之間的事情,你參與進來容易激化矛盾。你爸媽年紀也都大了,不宜太過激動。你是不是考慮可以回避一下?反正也有律師來了,如果真有什么事情需要你出面的話,我會及時跟你溝通?!?/p>

        小敏聽取了我的建議,離開了庭審現場。

        庭上,第一次調解成了大女兒和老兩口之間的第一場“拉鋸戰”。雙方各說各話,各自有各自的道理,幾番“拉鋸”下來,并沒有什么進展。姚大爺提出的調解方案就是訴訟請求的全部內容,而作為被告的大芳卻覺得自己并沒有任何做錯的地方,堅持不同意撤銷父母對自己的贈與,雙方律師之間各執一詞,一家人也吵得不可開交。

        這么多年,這么多場訴訟,矛盾絕不可能僅僅是一個撤銷《贈與協議》。所以,想要徹底解決問題,就需要找到真正的矛盾點。那么,這家人矛盾的根源究竟在哪里?

        帶著問題,我去了一次當事人所在的村委會,想了解更多。

      image.png

        村居委干部小張告訴我,近兩年來,調解員、村居委律師、派出所民警組織了多次調解,但都沒辦法讓這家人達成一致意見。

        我又進一步了解到,老兩口年輕時通過自身努力,現在在村子里擁有幾套房產,另外,還購置了商鋪、小產權房等。姐姐大芳曾經一直與父母共同生活,多年來都是姐姐在照顧老兩口,妹妹實際照顧老人比較少,而老人給予妹妹經濟上的偏袒和支持也讓姐姐心里一直有一個“小疙瘩”。另一方面,由于家庭成員之間的關于住宅收租、商鋪歸屬、日常生活開支、看病花銷等經濟賬目沒有分清,也給后面家庭矛盾的產生留下了隱患。近年來,這些問題不斷累加,一家人矛盾愈發激化,甚至幾次發生沖突報了警。

        看來,只有一攬子解決這些問題,權衡好各方利益,才能夠徹底定分止爭,實現案結事了。

        思索再三,我決定先給雙方“降溫”。

        五個方案,六個小時,一家人握手言和

        11月1日,我提前約上了村里面的調解員和雙方當事人的律師,一起“兵分三路”,分頭行動,找到了案件的當事人,并提出,此次調解的目的是為了幫助一家人徹底解決財產和開銷賬目分配問題。這一次,雙方終于愿意嘗試人民法院安排的這場調解。

        我們在村委會重新組織了一次調解。秉持著“先解決問題,再修復關系”的原則,把這家人八年來的矛盾一件件、一樁樁地攤開、說透,想要將幾個人的矛盾完全理清楚,全部一次性解決。

        “你看見爸媽了嗎?看見了你怎么連招呼都不打的?”

        大芳一進門,便聽見妹妹小敏開口指責姐姐,姐姐聽見了更是氣不打一處來,張口就要懟回去。

        眼看兩人還沒開始調解就要吵起來,我趕緊喊住了她們:“大家今天都是來解決問題的,不是來吵架的,趕緊把問題說開,否則關系永遠不會好?!?/p>

        我聊到老兩口數十年如一日對兩個女兒的無私付出,這一點,兩個女兒都是認同的。我又通過法律釋明和情感疏導讓這家人明白,如果繼續一個案件一個案件地起訴,那么家里的矛盾只會越來越激化,親人之間只會越來越對立。

      image.png

        不知不覺,時間已經過去了六個小時。此時,姚大爺說出了心里話:“黃法官,這次起訴要撤銷《房屋贈與協議》的本意是想拖延一下時間,現在手上確實沒那么多錢。兩個女兒對我們來說手心手背都是肉,咱們想個折中的解決辦法吧?!?/p>

        前后總共商議了五版調解方案,反反復復修改溝通,最終,在姚大爺拍板下,終于促成了家庭和解協議。

        經調解,老兩口不再要求撤銷對大芳的贈與,明確了租金仍由老兩口繼續收取,并將其中一部分租金分給大芳;大芳也表示愿意再給父親和妹妹一年的延長履行期限。與此同時,協議上還對已生效的調解書的履行、宅基地房屋以及家庭的其他房產等問題進行了明確,老兩口當場表示要撤回已經起訴的兩個案件。至此,一家人的問題得到了一攬子解決。

        在家庭和解協議簽訂后,我看到了大女兒大芳緩緩試探著朝老兩口走過去,哽咽地說:“爸爸媽媽,我們住得近,你們不方便隨時可以過來吃飯,以后有什么需要的,叫我就是了?!毙∨畠盒∶衾斫饬烁改傅牧伎嘤眯?,說道:“爸爸媽媽,你們放心,以后我們都會好好過日子?!?/p>

        姚大爺難掩激動,反復地對我們說:“八年了,八年了,家里終于太平了,終于可以安下心了?!倍“⒁虅t緊緊拉住我的手,眼角閃著淚光,嘴里一個勁地說著感謝的話。

        我知道,這不僅僅是一個案子的成功調解,而是意味著一個家庭重新從破碎走向圓滿。

        家事案件通常是法律與親情的交織和博弈。我第一次見到老姚夫婦時,雖然他們言語中充滿了種種對大女兒的不滿,但眼神中卻流露出對親情回歸的期待,讓我久久難以忘懷。

        從辦一件案,到解一家結,我走入了這場看似不可能調解的矛盾糾葛中,將心比心,為他們修正關系、化解矛盾、消除誤會,幫他們找到了那個法律和親情的最佳平衡點。

      【編輯】:王鋅
      【來源】:上海市嘉定區人民法院
      国产精品专区第一页在线观看|久久99精品久久|久久婷综合五月天啪网夜夜春亚洲嫩草影院|欧美最猛黑人xxxx